0°

通天河谷的一个村,一年卖虫草门票就能收入1400万。

交钱后给到挖草人的通行证
“今年挖草费又涨了。”他叹了口气。“去年的时候,每人一万元,今年涨到了一万二。”去年老马用20天的时间挖到了700根虫草,带到结古镇上蹲了三天,去除掉所有吃穿交通等成本,总共从虫草贩子手里挣了四万多元钱。
山坡上的多吉和平措的家,老马再熟悉不过了。他亲眼看着多吉家从黑牦牛帐篷变成了土坯房,从土坯房变成了空心砖房,又从空心砖变成了小二楼。他也见证了多吉父母的婚礼,多吉和平措的出生。
???
多吉和平措家的房子就建在公庆沟的沟口,这个二层小楼的楼顶上有两个卫视大锅,下层院子里停着一辆猎豹越野,上层院子里还有另外两辆。多吉和平措家不分白天黑夜永远灯火通明,因为电不花钱。他们的父亲自己出资在山下的小河里建了一个水力发电机组,这在藏区的其他地方简直不可想象。

究其富裕的原因,是因为云塔村在村支书的带领下自创了一个虫草挖掘体系,他们把山谷划分成片,并且根据虫草的质量和数量在山谷中的分布,分别定价。想要进山挖草的,必须先购买“门票”才行,而且不管挖到多少挖没挖到,甚至不分年龄大小都要交,否则连村口都没有资格进去。

村委会刚刚收上来的门票

距离每年一度的虫草开挖日还有两天了,村书记和村干部们正忙着统计今年收上来的挖草费。去年有3000多人到这里求发财,总共给村子创造了1400万的收入??这还不算村民自己上山挖虫草的收入。难怪,200平方公里的大山上长满了这种稀罕的物种,村子里1000来个村民就是挖到死也挖不完。所以,他们欢迎这些远道而来的陌生人,为他们提供必要的物资支持。
2008年之后,云塔村靠着虫草飞涨的价格,家家盖起雕梁画栋的“小洋楼”,户户买好车,还不忘学着城里人的样子加盖个“阳光房”,只不过被标榜成小资的咖啡在这里换成了酥油茶。以前是年轻人纷纷外逃,只有老人和儿童留守,现在是外乡的媳妇削尖了脑袋想嫁进来,只为了能拿到本地户口,在这一年一度的挖草的日子里能分上一份大大的好处。

会计家的十万一捆的人民币就是最好的证明,满满当当的摆满了整个沙发,摞起来得有半人高,少说也有三百多万。村里的几个干部就肆意坐在这些钞票上,用藏普有说有笑的聊着家常,手里还一刻不停的点着钱。虽然在东部沿海或者南方地区,虫草的生意可以让那些“草贩子”赚个千万都不在话下,但对这些基本没出过省的藏民来说,能花上几天的时间点完这些堆的哪哪都是的“毛爷爷”就已经相当知足了。
村干部点好了钱,也到了虫草正式开挖的日子。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